在华尔街翻翻滚滚的百年历史中,无数传奇高手留下了自己的名字,范德比尔到罗杰斯,从利弗莫尔到巴菲特……

然而在这些响亮的名字中,有一个人的名字被誉为“传奇中的传奇”、“华尔街史上最强大反派”!

1797年美国东部一个贫瘠山区的农场里降生了一个男婴,这就是丹尼尔德鲁。丹尼尔的家里很穷,穷到上不起什么学,事实上直到他成为华尔街有名的怪物为止,他都没有一个像样的学位文凭!

是的与很多金融高手不同,丹尼尔德鲁几乎可以说是一个文盲!他只学过简单的算术,能进行基本的读写……但他却是一个狡诈的天才!

小时候的德鲁为了帮助生计只能到处打零工,甚至在他14岁那年为了吃饭,他去当过民兵对抗英国军队……

成年后,德鲁做的是贩卖牲口的买卖,买一些牛,然后把他们养肥之后再拉去卖。这是当年美国农民最常见的模式,但是德鲁却发现这种做法耗时长,成本高而且有风险,一旦牛生病或者死亡那么钱就等于打了水漂。

于是德鲁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来赚快钱,他在山区收购了很多比较瘦的牛,这些牛因为卖相不好所以转让价格相对便宜一些,随后他就让牛饿上整整一天,并且不断给他们吃盐。第二天早上他再赶着牛去河边喝水,渴疯了的牲口们拼命饮水,每头牛都能灌下去好几加仑。体重就随之飙升,然后德鲁再把他们转运到纽约卖给其他牛贩和屠户。

到19世纪20年代,他一次贩卖的牲畜数量已达到了2000头,而每贩卖一头牲畜可以赚取12美元的利润。

手里有了钱,自然就会开始寻求更多赚钱的机会,于是德鲁开始频繁初入华尔街,在德鲁看来股票交易相对臭烘烘的牲口贩卖显然效率更高,同时也更有乐趣!

初入市场时,所有人都以为德鲁只不过是一个乡下暴发户,他穿着老土,举止粗鲁,大字不识几个,就连笑起来也像是要下蛋的母鸡。但很快这些人就发现自己错了,这个暴发户不但狡猾的像个狐狸,而且行事下手之狠,简直比老虎还要凶!

德鲁极其擅长煽动市场气氛,他经常会雇人散播谣言,同时他还会贿赂媒体报纸大肆鼓吹和炒作某只股票即将大涨或者暴跌。

他最拿手的本领就是先制造谣言引发一波恐慌,比如某只股票即将暴跌,某个发行公司出大事等等,然后等股价大跌之后再大量买入并找人出面辟谣。

有一次,他走进纽约市最有名的绅士俱乐部—联合俱乐部(Union Club),满头大汗的德鲁似乎在找什么人,在找了一圈未果之后,他掏出手绢擦了擦汗,骂骂咧咧地就走了。这时,在场的股票经纪人发现德鲁掉了一张纸片没有发觉,于是这些经纪人立刻捡起了纸片,只见上面写着:“不论在什么价位,你能买到多少奥什科什股票就买多少。”

根据相关历史材料记载,奥什科什是家铁路公司,在当时被认为严重高估,股价将会马上下跌。但是这些经纪商根据纸条推测,德鲁肯定知道一些他们所不知道的关于奥什科什公司的内幕消息,因此他们砸锅卖铁联合起来,购买了3万股奥什科什股票(这在当时是一笔惊人的巨款)。随后经纪人又立刻知会了他们的大客户,一时之间市面上的奥什科什股票“一股难求”,股价也被炒到了新高。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这只股票的最大股东正是丹尼尔德鲁,他其实也是被这只股票给套牢了,现在正想找傻瓜们接盘呢!

于是,德鲁开始迅速卖空并且大量散布谣言制造恐慌!奥什科什立刻出现毁灭性,股价以每天超过12美元的速度飞流直下。

不过这些还不是他最“辉煌”的战绩,德鲁最出名的一战是对阵华尔街的另一位传奇人物绰号“老船长”的范德比尔!

和德鲁这种小农户出身的“土包子”不同,范德比尔是大农场主家庭出身,自由衣食无忧。而他本人更是一代商界传奇。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镀金年代”,范德比尔特无疑是亿万富翁的代表之一。他是著名的航运、铁路、金融巨头,美国史上第二大富豪,身家远超过比尔盖茨,也是电脑游戏《铁路大亨》的原型人物。

这么牛逼的一位人物却在乡下人,丹尼尔德鲁手里栽了一个大跟头!

19世纪50年代,铁路这一新生的交通工具开始在美国普及开来,而船王范德比尔特迅即意识到,新的赚钱机遇来临了。他开始逐步放弃所钟爱的船运事业,将资金全部投入铁路,他以华尔街为切入口,开始买进铁路公司的股票,获得标的的控制权和经营权,并且开始经营铁路。

这时,美国最长的伊利铁路通车运营,范德比尔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收购伊利铁路的股票,然后取得铁路经营权!这等于就是在买一座无尽的金矿!

然而伊利铁路的大股东,现在的经营者正是丹尼尔德鲁。德鲁对铁路并没有什么兴趣,他之所以拿下经营权为的就是利用铁路股票大发横财,他的做法就是可转债。

和现在受限可转债不同,当时的那种可转债能够随时在债券和股票之间变换,进可炒作退和生息。手握大量可转债的德鲁,等于拥有无数股票的发行权。他不断在市面上发行新股控制股价,左手倒右手赚得不亦乐乎。

这时候,范德比尔进场了!他事先收买了一位法官,颁布了一条法令禁止伊利铁路公司再发行新股,然后他以平均每股80美元的价格买入20万股伊利铁路,他认为胜券在握,因为市场上的伊利铁路股票总计才有25万股,但是当他不断买入的时候他才发现,市场上的伊利铁路股票源源不断远不止25万股!

原来德鲁在得知范德比尔特要收购伊利铁路公司的消息之后,他也立刻收买了一位法官宣布只要有董事会的批准伊利铁路公司随时可以发行新股。此外,他将手中持有的可转换债券不断转换成股票,范德比尔如果想要获得伊利铁路的控制权就必须要不断吞下丹尼尔德鲁扔出来的“注水股票”,据说德鲁经常看着气急败坏的范德比尔念念有词:“买吧,你买多少我就印多少!”

由于注水股票越来越多了,损失惨重的范德比尔最终将德鲁告上了法庭!但由于当时的美国相关法律并没有界定可转债和的法条,因此法官即便大都站在范德比尔一边也拿这个牛贩子没有办法。最终双方只能通过私底下进行协商解决。

丹尼尔德鲁立即狮子大开口:“要我滚蛋?可以!700万美元,我立刻离开董事会!另外市面上四成股票,请你老船长全部吞下去!”

700万美元还有40%的注水股票!即便放在今天也是一笔巨款,何况当时那是1863年!

但是范德比尔没有退路,已经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哪怕是一颗炸弹他也得吞下去!于是,华尔街出现了滑稽的一幕,拿下铁路的“老船长”咬牙切齿,五官挪位。而出局走人的“牛贩子”却仰天狂笑,不可一世。

然而,资本市场终究是胜者为王,吃了大亏的范德比尔又怎会甘心?通过自己在商政两界的强大影响力,他开始不断通过司法途径和商业途径挤压德鲁。用范德比尔的话来说:“对付这样的人,必须要用不一样的手段!”

这一次,丹尼尔德鲁将面对官+主流资本家+范德比尔的“钢铁联盟”!最终,备受挤压的德鲁终于败了,他几乎被驱赶出了纽约的证券市场,并且身负巨债!没有人同情,没有人帮助,在政客、律师、大老板们的联手夹击之下,丹尼尔德鲁于1876年3月14日申请破产,5年之后,他在满腔愤慨中离开了人士。

这个曾经拥有过1300万美元的暴发户死后只剩下一块金表,一件皮衣,100美元和一本价值530元的稀有版《圣经》还有超过100万美元的债务!

伊利铁路之争暴露了股票市场的制度缺失,由于没有流通股的限制,大股东一旦控制了公司就可以随意印刷股票。此后,华尔街修订了规则,这些规则有效地遏制了滥发股票。在70年后的1933年被写入了美国证券法。而丹尼尔德鲁也因为其发明的可转债而被记入经济学的史册之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